娱乐新闻

离全面零碳还有多远?人大代表们这样说_财经频道_东方

发布日期:2020-06-03 04:52   来源:未知   阅读:

我国关于碳排放的减排规划成为业界关注的重点。多位两会代表表示,对2050年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中占比50%以上感到乐观,其中更有代表展望2050年我国可以实现零碳目标。

全国人大代表、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认为2030年实现非化石能源30%的目标不算高,而2050年可再生能源有可能在全国能源结构中占到一半;全国人大代表,远景科技集团CEO张雷则认为,将2050年作为零碳达成目标的时间点应该是可行的,而且是机遇大于挑战。而国家应对气候中心首任主任李俊峰提出观点,中国的碳排放峰值不会晚到2030年才实现,在十四五末的2025年实现是很有可能的。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乐山太阳能研究院院长姜希猛指出,我国目前对2030年的低碳指标是有设定的,但是在2030年之后,却没有设定更长远的低碳发展目标,这和欧洲国家更为严格的低碳中长期发展目标具有非常大的差距。

因而,制定2030年之后的低碳发展目标非常重要,因为长远目标的制定将会倒逼能源结构的优化。“假设要在2050年实现零碳,我们就清楚何时不能再投入火电厂,清楚何时不能再投入煤矿开采,后续一系列问题的解决时间表就可以推导出来。”张雷对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说道。

为了实现碳减排乃至零碳的目标,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周大地算了一笔账:如果电力增长速度大约在3%~4%,那么中国经过努力,可以以非化石能源为主来满足新增的电力需求,那么也就是说风电、太阳能每年都要增加约5000万千瓦,水电和核电也要分别增加1000万千瓦,再加上生物质发电等,大约可以满足2000多亿~3000亿度电以内的用电增量。

因此,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空间是非常广阔的,然而现行的弃风弃光政策仍在限制可再生能源的总量规模。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部副主任王霁雪认为,如果对于资源特别丰富地区的限电率有更高的容忍度,而更多地考虑其绝对成本和绝对价格,那么可再生能源就会有更好的一个发展的目标和空间。

为了降低碳排放量,全国人大代表,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建议尽快开征碳税,参考国际碳市场价格,考虑我国国情和企业的承受能力,建议对每吨二氧化碳征收50元~150元的碳税,我国每年可征收约5000亿~15000亿元碳税资金,上述财政收入可以用于支持生态修复、节能减排、低碳产业发展。

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部副主任王霁雪则从另一个角度,将可再生能源和供给侧改革联系到一起,他认为对于清洁的低碳、零碳甚至是负碳的可再生能源,采取碳免税或碳减税的政策会更加合适,用供给侧改革财税政策的减法,来做成可再生能源的加法,形成了相对的优势。

曹仁贤表示,通过初步计算,我国在2025-2026年应该能够达到碳排放不再增加的目标,这样可以大幅度降低气候变化的压力,因此2030年以后的中长期规划,应当更大胆一点去设计。

“实际上我认为2050年清洁能源占比50%的目标可能低了。”曹仁贤说道,他认为当务之急是十四五规划要能够说服各方面来为可再生能源让路,来为新旧动能转换以及能源结构优化让出一条路,彻底改善能源结构以及化石能源的消耗,彻底改变目前的生态环境。

Power by DedeCms